2014年4月18日至23日,來自全國的16名校媒同學參加了在寧波市寧海縣舉辦的“寧海行·中國夢”主題新聞實踐營活動。寧海縣是《徐霞客游記》開篇地、“中國旅游日”發祥地、“徐霞客游線申遺”首倡地,也是全國縣域經濟基本競爭力百強縣、全國生態縣、全國循環經濟示範縣。經濟、生態齊步走,寧海縣是怎麼做到的?校媒同學們帶著問題,在寧海縣進行了調查探訪。本報特摘發部分學生稿件,以饗讀者。
  草木青青,山海悠悠,整潔乾凈的建築群……當戚祺遠第一次來到寧海縣國華寧海電廠時,他不禁懷疑自己走錯了地方——活潑的建築風格與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樣,瞭解了它對資源如此高的循環利用率後,更是驚訝。
  3年前,國華寧海電廠參與實施大學生村官“雙六工程”,即5年選聘6000名服務期滿的大學生村官到神華工作、3年投入6000萬元援助西部地區大學生村官創業。在浙江平湖當過3年村官的戚祺遠,從兩萬多名競選者中脫穎而出。如今,他已是國華寧海電廠的團委副書記。
  2003年,寧海開山填海,建成了國華寧海電廠。一般電廠對於邊坡防護都採用打樁噴漿方式,用水泥將邊坡固定,國華電廠則為防止水土流失,從高速公路邊坡防護深受啟發,花600萬元完成6萬平方米的“還綠”工作,對邊坡打樁填入泥土、營養劑以及草籽,並用鐵絲網固定,讓山坡恢復植被。等來年春天時,生態邊坡早已是一片鬱郁蔥蔥。
  戚祺遠笑道,這些年電廠的生態越來越好,他甚至曾在廠區附近看到眼鏡蛇出沒。他介紹,國華寧海電廠不同於國內傳統電廠,它採用澳大利亞的設計風格,積極發揮濱海電廠的優勢,綠化設計上充分利用山、水、綠地和海濱的生態功能,提高設計綠化率。
  校媒同學們看到,從卸運煤炭的碼頭到兩個直徑達120米、高70餘米的封閉式圓形煤罐,幾百米的運煤路上一塵不染,沒有一粒散落的煤屑。“僅這兩個封閉儲煤倉的投資就超過1.6億元。”戚祺遠說,“它們的使用,不僅減少了煤灰的飛逸,還防止了煤的自燃,節約了堆煤的土地。”
  “一期工程85億元的投資,有20億元投向環保。”在國華寧海電廠工作了7年的高勛業,便是相中了廠內優越的環境以及便利的生活條件,與妻子以及1歲的兒子居住在廠內。“閑暇時,推著嬰兒車,輓著妻子的手,在廠內散散步,其樂融融。”
  電廠里,特大型海水冷卻塔引人註目。塔高176.14m,淋水面積1.3萬平方米。“這可是國內首個特大型海水冷卻塔。”戚祺遠解釋道:“長期以來,我國海濱電廠都面臨著“溫排水”難題,電廠排出較高溫度的海水,時間長了將對周邊海洋生態產生負面影響。特大型海水冷卻塔首創我國海水二次循環技術,對海水的百分百循環利用,成功杜絕了溫排水問題,減少了對海域生物的影響,也有助於周邊養殖業的發展。”
  “強蛟村本來是一個小漁村,因為國華寧海電廠落戶這裡,帶動了基礎建設的發展。”戚祺遠告訴校媒同學們,國華寧海電廠一定程度上帶動了強蛟村的發展。2003年1月,寧海灣開發區成立,2005年7月被列為寧波市循環經濟示範區,同年12月被列為浙江省循環經濟示範點。
  依托國華寧海電廠,引進寧海強蛟水泥有限公司、寧波北新建材有限公司、浙江浙能脫硝催化劑技術有限公司等大型企業,形成了“煤——電——粉煤灰——水泥、煤——電——石膏——石膏板、煤——電——粉煤灰——新型牆體”三條循環經濟工業鏈,實現電廠廢料全部綜合利用。
  在寧波北新建材有限公司的廠房裡,安全員鞏存中告訴校媒同學們,按北新建材目前20億平方米石膏板業務規模計算,一年“吃”掉電廠近2000萬噸脫硫石膏,摺合減排二氧化碳725萬噸,減少碳排放364萬噸;公司擁有的年產能180萬平方米的金邦板生產線,每年還將消耗粉煤灰1萬噸。
  緊挨著國華寧海電廠的寧海強蛟水泥有限公司,每年可消化吸收60萬噸粉煤灰。這些粉煤灰以前徵地填埋每年至少耗費800萬元,現在賣給水泥廠作原料,能增加收入1500萬元。
  “這種把資源100%循環利用經濟模式,可‘苦’了污水處理廠。”寧海縣臨港循環經濟示範區管委會主任助理童宇祥告訴大學生記者,2009年區內便開建污水廠,去年已經完工,可由於引進的企業循環利用資源太環保了,使得污水排放量遲遲無法達到最低要求,污水廠也難以“開業運營”。  (原標題:循環經濟興寧海)
創作者介紹

沖繩

ee11eeiks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