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木根積極活動,期望直接躋身江西省委常委,併到一個地級市兼任市委書記,當副省長並不是他的第一選擇。
  姚木根:一隻官場“跌停股”
  文_本刊記者   龍在宇   發自江西南昌、樟樹
  3月22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消息,江西省副省長姚木根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組織調查。據瞭解,中央紀委相關人員於此前數日兵分兩路,一路南下江西,一路前往山東。3月21日,姚木根正在山東出席一場有關水利方面的全國會議,在會議現場,姚木根被直接帶走。
  此後數小時內,身在南昌的多名姚木根身邊人員被帶走。姚的妻子易安萍,則在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消息前一個小時被帶走。
  姚家三兄弟皆做官
  姚木根落馬的消息,很快傳到他的老家,樟樹市中洲鄉甘竹村。從贛中農家走出的姚氏兄弟,多年來一直被視為全村的榮耀。坐落於村中的青磚琉璃瓦姚家大院,也被拿來激勵村裡的年輕人:“你瞧姚家人,小時候讀書刻苦,現在多有出息!”許多與姚木根同齡的鄉親還記得,從小學到中學,姚木根都是班裡學習委員。
  姚家宅院在甘竹村十分顯眼。沿著栽滿樟樹的水泥路,一入村口就能看見寫著“姚家”兩字的牌坊,這是在姚木根擔任江西省發改委主任後修建的。牌坊後面有一棟占地約四百平米的建築,院牆高近四米,院牆內蓋有一棟兩層馬頭牆式的江南風格屋宇。
  宅院多年來大門緊閉,並無人居住。姚木根的父親住在新餘,只是偶爾請人回鄉打掃清潔。村民們最後一次看到姚氏家族全體成員,還是幾年前姚木根父親80大壽。姚木根的父親曾擔任村支書,在村裡人緣不錯,許多鄉親都來道賀。村口還停滿了幾十輛小車,據說全是姚家兄弟的朋友,來為老爺子祝壽。
  在父親的壽宴上,姚木根喝了許多酒。他不僅主動敬了一圈酒,面對敬酒的鄉親,也是來者不拒。姚的一名下屬曾在一邊搭腔:“去北京跑項目,見大領導時,姚省長都沒喝這麼多。”姚木根隨即擺手道:“在座的都是鄉裡鄉親,關係不一樣,自然該多喝。”
  姚家三兄弟里,姚木根是老大,他的官也做得最大。另外兩個弟弟,一個是縣委書記,另一個在檢察院工作。三兄弟都在做官,姚氏家族因此也成為當地有名的旺族。南昌市一名熟悉官場生態的人士告訴廉政瞭望記者,就算在整個江西官場,提起樟樹姚家,很多人也是知道的。
  甘竹村村民對姚家人的印象不錯,他們說村裡的池塘、水泥路,都是姚家人想辦法撥款修建的。姚家三兄弟回老家時,對鄉親很客氣。
  不過樟樹姚家在江西官場的名聲,遠不如在老家那樣好。姚木根的侄女,在2010年就被人在網上發帖,指其生活奢華,炫富。網帖還附有許多照片,說姚木根侄女上學時便抽九五至尊香煙,用LV的包。這件事後來不了了之,似乎並未影響姚氏兄弟的仕途。
  姚木根的官聲,在江西也算不上好。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去年中央巡視組進駐江西時,就有很多人反應姚的問題。甚至早在姚木根擔任發改委主任期間,告狀信就滿天飛。
  副省長不是第一選擇
  姚木根落馬信息公佈當天,一個擁有近10萬粉絲的微博賬號發了條微博稱“還是沒躲過去”。此後該微博賬號還感嘆道:“和他們個別談話誡勉,黨組會上點名勸告,向領導反映問題……都做過,沒用啊,帶病提拔的教訓太深刻。”
  據瞭解,發佈微博者,是一名江西省正廳級幹部,與姚木根不僅有過同事經歷,還在一個辦公室里桌對桌。
  另一名與姚木根有工作交集的人士告訴廉政瞭望記者,姚木根很懂人情世故,業務能力也比較強,他一度成為領導身邊的紅人。有了領導關照,姚的仕途自然一路綠燈。
  這名人士介紹,1998年時,姚木根還在省發改委當處長,從處長到發改委主任,需要過很多關卡。但因為有人賞識姚木根,他得以走捷徑,抄近道。從發改委調到省政府辦公廳,5年時間就從正處混到正廳。到了2007年,他又到發改委擔任主任。2011年,他從發改委主任升任副省長。
  姚木根當初積極活動,期望直接躋身省委常委,併到一個地級市兼任市委書記,當副省長並不是他的第一選擇。
  上述人士說,姚木根當副省長前,去反映問題的人很多,但最終還是沒有影響他的提拔。比如他弟弟的一些事,外界反應很大。“老百姓最痛恨的就是不了了之。事情都已經鬧出來了,就應該給外界一個說法。如果情況屬實,該撤職就撤職。如果是誣告,也要正式澄清,還幹部一個清白。”
  一名南昌市政界人士告訴記者,姚木根在發改委擔任主任期間,工作作風十分強勢。他到下麵市裡去視察,基本享受的是省級領導待遇。
  除了掌握經濟大權,發改委在政治生態中的角色也很特殊。有熟悉發改委的人士介紹:“當上省一級的發改委主任,基本就拿到了副省的入場券。下麵的市委書記,哪怕叫他去當省級別的部門的一把手,依舊不樂意,唯獨來當發改委主任可謂興高采烈。發改委的副職,調到其他廳局一般是正職,其它廳局的有些副職,調到發改委來當個副職,就像升官那麼高興。”
  發改委在擁有巨大審批權的同時,很多審批項目並沒有明確的法律或行政標準,經常由具體審批的人說了算,在審批過程中具體負責人的意見就可以直接影響千萬元乃至上億元的投資。
  譬如在稀土業發達的江西,許多稀土商為了拿到立項批文,使勁渾身解數。有一名稀土商人告訴記者,他們的項目小,投資才9000多萬。這種小項目,當初根本不夠資格去找姚木根的關係,甚至副主任都不必驚動。“主要是和相關處室的處長打交道。”
  拒收紅包特產到股市疑雲
  一名多次跟隨姚木根下基層調研的媒體記者介紹,姚木根到下麵去架子比較大,但有一點值得肯定,不收紅包,連煙、酒、土特產都很少收。不僅自己不收,連隨行工作人員也不准收。“有工作人員因此抱怨,跟著姚主任出來很清淡。”
  但也有知情人士說,姚木根不收小錢,對大錢卻盯得緊。如今南昌官場盛傳,姚及妻子有幾千萬存款,十幾套房產,其中有一套上海的別墅。另外,姚木根在股市上也介入頗深。
  姚木根的妻子易安萍,曾擔任江西省質監局法規處處長。但在中國資本市場,也有一名叫易安萍的自然人。易安萍在中信建投證券吉安市井岡山大道營業部開過戶,在深交所和上交所賬戶狀態均顯示正常。這個易安萍,曾是江西兩家上市公司聯創光電與洪城水業的十大股東之一。從交易記錄來看,易安萍在股市上的資金超過1500萬。記者曾致電兩家公司,求證其股東“易安萍”是否就是姚木根的妻子,對方沒有接受採訪。
  “外界關於這方面的傳聞很多。”一名江西當地人士表示,股市上的易安萍,是否就是姚木根的妻子,目前還有待查證。鑒於姚木根在發改委主任任上握有實權,那些有求於他的上市公司,極有可能通過股市進行利益輸送。另一方面,如果傳聞屬實,也只能說姚木根膽大妄為,囂張至極。“最起碼,你找個陌生人來當人頭賬戶,也不至於叫老婆親自上陣。”
  有證券業相關人士向記者分析,自然人易安萍持有上述股票的時機頗為可疑,往往是低價吸入,逢高拋出。不排除其利用內幕消息,炒作某隻股票套利的可能。鑒於姚木根手握審批大權,哪個項目能不能獲批立項,何時能批准,很大程度上由他說了算。因此,姚及其家人就能掌握許多內幕消息。
  發改委的幹部,由於自身工作的特殊性,容易接觸到經濟領域的核心信息。如果他們利用這些“天然優勢”投身股市,受傷害的就是整個市場環境。2008年,姚木根在江西省發改委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工作會議上的講話還特別強調,要重點治理規範黨政幹部證券投資行為,嚴禁黨員幹部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獲取內幕信息進行股票交易。而他自己,卻言行不一。
  當然,隨著姚木根的落馬,不管當初在股市有何其神勇的表現,其政治生命已註定“跌停”。
  一名江西省政府的離休幹部談及姚木根的落馬,不無惋惜地說:“當他個人一句話,可以決定價值上億甚至幾個億項目的生死時,就像飆車飆到200碼,本身就處於危險狀態。”
 
(編輯:SN063)
創作者介紹

沖繩

ee11eeiks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