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峁城址外城東門及周邊城牆鳥瞰省考古研究院供圖
  這次新發現的頭骨 省考古研究院供圖
  位於榆林市神木縣的石峁遺址又有了新發現。昨日省考古研究院公佈最新成果,外城城牆依地勢而建,城址內發現4000多年前普通人房屋遺址,朝向統一,以家族為單位居住。同時還發現了祭台、池苑遺址,這是後世“皇城”級的配備,這說明石峁城址是一個高等級的中心聚落。
  城牆走向複雜
  隨地勢而建 不是四方形
  石峁城址的考古成果曾於2012年公佈。這處石砌城址總面積超過400萬平方米,由 “皇城台”、內城、外城三部分構成,始建於4300年前,使用壽命超過300年,是目前發現的中國史前最大城址。
  去年聯合考古隊在石峁城址外城東門,對南北兩側城牆區域進行了搶救性清理,石峁城址外城城牆輪廓有了初步瞭解。“這段城牆不是四方形,而是隨地勢而建,走向複雜。”省考古研究院助理研究員邵晶介紹。
  其中,外城東門兩側城牆位於山脊之上,外側為自然而成的深溝險壑,內側是地形開闊的低緩坡地,北側城牆緊接北墩台修築,相對整端。南側城牆接連南墩台建造,發掘長度108.5米,走向複雜,大致自北而南。但南側的不同段分別呈西北-東南走向、東北-西南走向,其中還有兩段互相平行。邵晶說,這樣少見的城牆形狀和當地複雜的地形有關。
  這裡還發現了最早的城牆體系——馬面和角台。城牆馬面是古代城防體系的重要設施,就是城牆牆體外側,每隔一定距離凸出於牆體外側的一段。一號馬面是“石包土”的結構,基本呈長方形,長11.7米、寬9.4至10.8米,高逾3米。還發現一號角台與馬面建造結構相同,略呈長方形。
  城內發現8座房址
  白灰面鋪設地面和塗抹牆裙
  考古人員在位於石峁城址內城東北部,集中發現了房址。在2012年度試掘3座房址的基礎上,去年又清理房址5座,有窯洞式和地面式兩種,併發現了白灰面鋪設地面和塗抹牆裙。
  “白灰面鋪設地面,是當時北方常見的一種民居建築風格。”邵晶告訴記者,塗抹牆裙現在都很常見,就是辦公樓走道里的牆面,從底部開始向上塗抹的一截綠色。
  這次發現的房子最小的10平方米,最大的近30平方米。其中有3房址均為築土為牆的地面式建築,朝向一致,門道均西南向,屋外的道路是人工鋪設的一層棕紅色膠泥土,將3座房址連接。
  邵晶告訴記者,從目前發現的8座房址及出土的石器來看,這裡是4000多年前集中居住區。這些是普通人居住的房子,一個院落里有多間房子,呈現出家族居住的模式。
  驚現三層祭壇
  周邊分佈數座“活土坑”
  此次公佈的發現中還包括,在距離外城城牆約300米處出土的祭壇和祭祀痕跡,並按地名命名為樊莊子祭壇。
  這座祭壇共三層,自上而下分別為圓丘形土築遺跡和一小一大的兩層方台形石構基址。祭壇最底部的石構基址邊長約90米,整體高度距現今地表超過8米。在祭壇周邊,分佈數座“活土坑”,面積3至5平方米。
  “‘活土坑’就是祭祀時往裡埋東西的坑,”邵晶說,因為還沒有發掘,並不知道裡面埋的何物。此外,在皇城台門道一側發現了池苑遺址。池苑就是水池,它現存面積300平方米左右,大致呈長方形,深逾2米。
  記者獲悉,祭壇和池苑在後來的各朝代,都不是一般城市能夠擁有的“配備”,例如北京天壇和太液池,就是祭壇和池苑的代表。它們是重要城市甚至是“皇城”的必備。
  “這說明石峁城址在4000多年前是區域內最高等級的聚落。”邵晶介紹,這個區域是指陝西北部、內蒙古中南部和山西北部。這個區域出土物一致,是當時石峁遺址能夠影響的勢力範圍。
  據悉,今年考古工作者將重點對石峁城址的祭壇進行發掘,探尋這座石城更多的秘密。
  又發現6個頭骨
  女性居多 與祭祀有關
  本報訊 記者獲悉,本次還在石峁城址外城東門新發現了6個頭骨。
  據悉,2012年在外城東門發現了48個人頭骨。當時考古人員在下層地面下發現了兩處集中埋置人頭骨的遺跡。每處均有24個頭骨。一處位於外瓮城南北向長牆的外側;一處位於門道入口處,靠近北墩台。這兩處人頭骨擺放方式似有一定規律,擺放範圍,外瓮城外側呈南北向橢圓形,門道入口處的遺跡略呈南北向長方形。
  這次又在上次發現頭骨的附近發現了6個頭骨,和上次發現大致相同。頭骨以年輕女性居多,部分頭骨有明顯的砍斫痕跡,個別枕骨和下頜部位有灼燒跡象。專家告訴記者,這些頭骨可能與城牆修建時的奠基活動或祭祀活動有關。
  本組稿件由記者 陳黎 採寫  (原標題:石峁城牆曲里拐彎首次發現三層祭壇遺址)
創作者介紹

沖繩

ee11eeiks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